西越吃越饿,别说油水了,把肚肠角角落落都刮得干干净净,但我们到了女生桌上,至少饭可以多吃半碗呀。
周书记这么说了,大家都轻松起来,也有人看着万丽笑,董部长说,小万,你身材这么好,该不是饿出来的吧?万丽脸通红,不知怎么回答。吴部长说,小万,介绍介绍经验嘛,我家老太婆老是跟我抱怨,说喝凉水也长肉,怎么饿也饿不瘦。周书记说,还是别饿啦,换了我,我就不会饿着自己,当年饿怕了,再也不敢让自己饿着啦,记得有一次无意中照了照镜子,发现自己眼珠子都是黄绿黄绿的,可吓得不轻,那样的饿啊,一辈子也忘不了,所以我现在,从来不苛刻自己的肚子,好吃的,想吃的,就吃,不忌口。董部长说,但周书记您这几年,也没见您胖起来呀。吴部长说,那是天生,天生丽质。周书记哈哈笑起来,天生丽质怎么是我,形容不当,形容不当,小万才是天生丽质。
朱部长因为娶了这么一个凶神恶煞的太太,一辈子痛苦,又碍于身份,不敢离婚,当年余建芳找过朱部长谈自己的工作问题,朱部长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朴素老实的女同志,但是余建芳始终没有敢越雷池一步,为了逃避朱部长,她先是离开了组织部,后来又逃回了老家。余建芳说,万丽,你也许不相信我说的话,但事情就是这样的。万丽点头说,我相信。余建芳说,其实,朱部长是个好人,我没愿意,他一点也没有为难我,我要走,他就让我走了,其实,我走的时候,我和他,我们心里都非常痛苦,非常难过,可是机关里的人,哪会有人相信?三年前,我听说朱部长得了绝症,内心深处的愧疚越来越深重,但是他有这么个老婆,即使到了现在,我也不能正大光明地来看朱部长,我摸清了她的行动规律后,总是晚上偷偷摸摸地进来。万丽说,没被她撞上过?余建芳摇头,说,哪能呢,撞上过好几次。万丽说,那你还来?余建芳又哭起来,我不能不来,我不来,晚上就睡不着觉。万丽心里忽然就掠过一片阴影,但很快飘浮过去了,她也没有说出来。
资料的第一章,是南州周边的几座城市开发旅游的情况统计和未来经济收入的论证,万丽有点看不明白,抬头看了一眼叶楚洲,叶楚洲指了指窗外,说,南州的自然条件不比别人差,单说一个香镜湖,就是人家无法比的,但为什么南州的旅游一直搞不起来?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旅游设施太落后,硬件跟不上。万丽这才明白过来,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叶楚洲又说了,我这次回南州,就是想看看香镜湖有没有条件搞房地产投资,根据我对香镜湖的考察了解,在香镜湖边搞一个五星级的度假旅游宾馆,是一举几得的好事情,要是搞成了,对南州可是一大贡献啊。万丽说,怪不得计部长昨天也去看你了。叶楚洲直摇头,说,万丽,你以为计部长是因为我对南州有贡献才来看我吗?
走出饭店,寒风一吹,两人都平静了许多,到了分手的地方,赵军站定了,说,但是万丽,我挺不住了,今年如果再不动,不光我的年龄不等人,组织部恐怕真要忘记我这个人了。万丽无言地点了点头。赵军说,你是不是也考虑换个单位?万丽说,换个单位也是换汤不换药,这个单位有陈佳,另个单位就会有李佳王佳。赵军说,万丽,你也不要怪陈佳,应该说,这个单位有计部长,那个单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ext Post

前些年从基层提拔起来的干部,曾经在公社和县里

周五 11月 22 , 2019
西越吃越饿,别说油水了,把肚肠角角落落都刮得干干净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