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会有李部长王部长。万丽说,那也不能怪计部长,甚至也不能怪平书记,谁也不能怪。赵军说,你能这样想,我就放心了,至少放点心了。万丽说,我不这样想,还能怎样想?赵军沉默了一会儿,又说,也怪我,我应该早想到这一点,早作打算的,万丽,今天下午,他们又找我谈了,安排到规划局,我,我……万丽说,你同意了。赵军说,所以我觉得很对不起你,如果早一点考虑你的处境,也许……万丽说,你别说了。
走出了茶社,两人不由相互对看了一眼,才放松地笑起来,康季平开玩笑说,常常在小说和电视剧里看到这样的台词:天下之大,居然没有容我们坐一坐的地方。今天居然也被我们的现实证实了,还真有这样的事情。可惜的是,人家是想干什么事情的,我们就冤了,又不想干什么事情,就是想谈谈工作,心虚什么呢?万丽被他这么一说,脸又红了,说,谁心虚,我心虚?你要是不心虚,你为什么要出来?康季平说,我才不心虚,我是看你六神无主了,才出来的。万丽说,你厉害,你来事,你喜欢这样的地方,常去吧!康季平说,常去也没那么多功夫,但去也是去过的。
走廊里有人进进出出,万丽赶紧把伊豆豆拉到一边,伊豆豆说,行了,有你这一笑,我也放心了。万丽说,怎么,我要是不笑,你怕我自杀?伊豆豆说,没那么严重,不就来了个新人吗?新人有新人的好,老人有老人的强,到底鹿死谁手,结果还早着呢。更何况,你有我这样的高参,你输也输不到哪里去。万丽笑道,城墙有多厚你的皮就有多厚。伊豆豆说,我告诉你,万小姐,在机关呆着,皮不厚是不行的。万丽说,怪不得你——伊豆豆手一抬,打断了万丽的话,说,不仅是说我,更是说你,万小姐,你可给我注意了,尤其是陈佳来了,你更要练得皮实些,像你这样细皮嫩肉,可经不起风吹雨打。
走在一边的万丽,听到周洪发三个字,心里不由跳动了一下,脸上竟有些热起来,好在万丽的表情是内敛的,又是夜晚,大家的注意力又在这个令人心动的小区里,没有人会在这时候去注意万丽的表情和心情。倒是有另一个人,听到“周洪发”三个字,不由得“呀”了一声,因为他“呀”的这一声比较奇怪,大家便回头看看他,他叫许可,是平原的同事,见大家看他,许可说,刚才来的路上,我刚刚接到一朋友电话,周洪发进去了。一刹那间,前前后后所有正在说话、正在议论高档小区的人,全部停了下来,本来闹哄哄的道上,由于突然安静下来,便显得格外的冷,气氛都像是被冰冻了。好像周洪发,是他们中间的一个人的家人,亲戚,要好的朋友,至少也是关系密切的人物,许可的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ext Post

把肚肠角角落落都刮得干干净净

周五 11月 22 , 2019
就会有李部长王部长。万丽说,那也不能怪计部长,甚至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