怕出纰漏,怕出洋相,但是渐渐地,就发现顾不过来了,事情实在太多,活动实在太频繁,一个接一个,永远没完,这一个事情还没有安排过来,那一个事情又摆上来了,烦不胜烦,而且越做越乱,就这样,到后来,他们认输了,投降了,干脆自己就不管,交给秘书或办公室主任,自己只管闭着眼睛听他们安排,叫你什么时间,你就什么时间,叫你到哪里,你就到哪里,叫你说什么,你就说什么,反正讲话稿事先也都是准备好了的,到时候上去一念就行,负责一点的,最多在前往的路上把讲话稿粗粗大略一看,看看有没有念不出来的字吧,有的话,或者有吃不准读音的字,现场问了秘书,就解决了,现在的干部毕竟都是有学历的,水平高得多了,不会把逗号括号转下页都念出来。不了解内幕的人,就怪领导干部懒,也有的人,怪秘书贪权,说首长跟着秘书转,是腐败的一大特色,其实首长和秘书,都觉得有些冤哉枉也。
有一回和康季平谈起来,万丽把自己的委屈告诉了康季平,康季平说,这对你来说是好事,向问不正是希望你在严酷的环境中得到真正的锻炼吗,要不然,他完全可以给你个清闲太平点儿的位子。万丽说,但是这两个人,也太直露了,说变就变,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自然。康季平说,现实就是这样,你一定要记住,在任何岗位,都有竞争,都有让你心理不平衡的事情和人,他们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在你面前,干扰你的工作,你别以为到旧城改造指挥部,男同志多,事情就好办些,疙疙瘩瘩的东西就会少,一点也不会少,只会更多,更严酷,更无情,女同志和女同志竞争,再怎么你死我活,到头来也可能会心肠软一下,下不了手了,但是和男同志相处,你可千万别抱什么幻想,他们当面会吹捧你,但是他们下手的时候,绝不会手软,更不会心软。万丽说,我不想那么多,想那么多我就不能做事情了,我只想把工作做好,这一次我直接找闻书记,没有别的想法,就是想努力促成这件事情。康季平高兴地说,万丽,你长大了。
有一天等水的时间长了些,供水间又是热气蒸人,好不容易打到了水出来,万丽眼前都有点迷茫了,刚出门的时候,就撞到一个人,万丽一失手,水瓶打碎了,幸好没有烫着,但万丽被吓着了,看着一地的碎片发愣,这个人却一迭声地说,不怪我,不怪我,是你自己撞上来的,是你自己撞上来的。
有一天下班的时候,万丽发现许大姐走在她前面,但走得很慢,走走停停,万丽估计许大姐是有意在等着她,就加快了脚步追上去,喊了一声许大姐。但许大姐并没有表现出是在等万丽的意思,回头看到万丽,“哦”了一声,说,是小万啊,好久不见你了,到底办公室工作忙啊。万丽说,还好。许大姐说,小万,你走了之后,妇联的同志们还挺想念你的。万丽估计许大姐是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